站内搜索: 欢迎光临中国人力资源开研究会企业人才分会官网!搭建政府与企业之间,企业与企业之间,理论与实践之间的交流平台!

2014人本中国春季论坛,会长刘福垣做主题演讲——人力资本的理论和实践

时间:2014年08月05日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人力资本的理论和实践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4人本中国春季论坛,会长刘福垣做主题演讲
刘福垣,著名的经济学家、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院原副院长、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
这个题目很大。其实它讲了三层意思,一层是正确认识人力资本的范畴;第二个是正确评估我国人力资本存量;第三是正确促进中国人力资本发展的战略。由于时间关系,我把这三个糅起来说。
人力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
首先,人力资本的范畴,在我们的世界上,也就是几十年历史。人们把它当作劳动力价值或者人力资源的货币表现来看待,包括我们刚才发布的统计指标,都是按照货币化方式解读。这里告诉大家,我研究的结果是人力资本也是资本,任何资本都是能带来比自身价值还大的价值,它是一种生产关系。虽然人力资本存在的范畴,被人们单独提出来,实际上它是资本主义的灵魂,从第一个雇佣劳动现象出现以后,人力资本就存在了。当一个人使用雇佣劳动的时候,就是他把劳动力转换成商品、货币转换成资本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的劳动力转换成人力资本。
为什么说它是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灵魂?因为没有人力资本,就没有资本主义。资本主义的产生、发展到消亡,其核心范畴运动就是人力资本。比如我们现在算的指标即人力资本贡献率,没有认真研究毛利润的构成。大家知道毛利润是“四马分肥”的,第一部分是资金的利息,第二部分是土地和设备的租金;第三部分是政府的税收;第四部分是纯利润或者企业组织收入。租税息是企业的二次成本,大家知道企业的一次成本是投入,物质耗费和人工耗费,就是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两部分,这是一次成本,用政治经济学概念是C+V。真正一年老板要得到的纯利润是扣掉租税息这种二次成本,而租和息也作为剩余价值的转化形态,落到了物质资本所有者的手里。对于一个真正资本家而言,这不是他搞资本经营得到的收益。如果说投入一千万,放在银行里也会得到利息的,那么它的这个利息不是它的资本经营所得,租金也是这样的。租和息严格意义上说是封建遗存,在封建时代就有地主和高利贷。扣掉租税息之后的纯利润才是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分配的对象。
人力资本的两个载体
而这个东西哪来的,是人力资本的收入。当然,人力资本的载体不是资本家一个人,它是一个团队。它有两个载体,第二个载体,是我提出来的,叫中间阶级,指的是职业经理人、高级工程师、高级会计师、高级技师,那些把劳动力转换为资本的人。他也参与了纯利润的分配。
资产阶级分成两大类,一类是物质资本家,靠租和息为主要收入来源,我刚才说它们是封建遗存,但也是市场经济的主体。没有他们提供的资金和土地,资本家不可能从事资本主义经营的活动。而职能资本家实际上是把自己的能力转换成资本了,他进入了生产过程,也创造价值,那么在他周围的以职业经理人为代表的中间阶级,这与大家平常听到的中层阶级、中等收入阶层不是一个概念。中层阶级是以财产进行划分的,中等阶级是以收入中等划分的,而中间阶级是以剩余价值的关系划的,也就是介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,拿到自己创造的全部价值,既没有剥削别人,也没有被别人剥削。这个阶级是资本主义分配关系的产物,同时也是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载体。
中间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是劳动阶级,他们有统一性,但是无产阶级是被剥削阶级,他创造的剩余价值被别人拿走了,而中间阶级是不被剥削的劳动阶级。他也不剥削别人,他的收入是自己劳动创造的价值。所以在正宗的封闭的资本主义关系中是四个阶级,两个剥削阶级,两个劳动阶级,两个被剥削阶级。
这四个阶级里,食物链的最上端是没有进入生产过程,凭着财产的使用权(也就是使用权的价值——租金和利息)获得主要收入的人;第二个剥削阶级的人自己创造价值,但也占有了别人创造的剩余价值,并且以此主要的收入来源。他也是剥削阶级,但是不是纯寄生性阶级,他自己是人力资本的载体,他是职能资本的人格化。寄生性阶级是我们中学课本上讲的“不稼不穑,胡取禾三百廛兮?不狩不猎,胡瞻尔庭有县貆兮?”,这个阶级是纯寄生性阶级,在资本主义时代、在现代他是封建遗存。而真正的资产阶级是职能资本的人格化,把自己的人力转化为资本,并不是靠物质财富赚钱,而是靠人力资本赚钱。所以它才是资本主义时代,特别是私人资本主义时代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、先进生产关系的代表、先进文化的代表。而无产阶级不是,它是一个没有未来的阶级。
我刚刚提到的中间阶级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里的,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它不代表现实,而是代表未来,这个阶级的扩大意味着剥削的消亡。多一个中间阶级,就少一份剥削,给创造者的剩余价值就增加一份。中间阶级一旦占人口的多数,社会主义就到了。所以我告诉大家,社会主义不是消灭了资本主义、埋葬了资本主义而突然产生的一种新经济制度,它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阶段,熟透了的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。什么是熟透了?就是中间阶级占人口的大多数,中间阶级把大部分剩余价值拿回家了,剥削率低于50%。
那么四个阶级里面的寄生性物质资本家阶级也剥削人力资本家阶级,所以形成一个食物链。第一层是两个剥削阶级,第二层是两个劳动阶级。回头看,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是被剥削阶级。在这个过程中,人力资本是两个载体,一个是职能资本的人格化,也就是人力资本家阶级;一个是中间阶级。
正确评估我国人力资本存量
在计算人力资本范畴的时候,在计算存量的时候,应该根据四马分肥里最后的纯利润。纯利润除以利息率就是人力资本的存量。这个并不难算,难点在于我们的观念,搞不清楚、搅在一起。物质资本的存量就是每年的租金和利息除以利息率。但是人力资本是两个主体,就是人力资本家和中间阶级,他们共同地代表人力资本的总量。所以在报告里的表里,要去掉租税息,那么单位人力资本创造的利润,就是贡献率。但一般而言,按照劳动价值论,所有的毛利润都是劳动创造的,需要把所有的劳动力(人力资本家阶级、中间阶级、无产阶级)的价值加在一起,当作人力资本投入的话,那么所有的毛利润都是人力资本创造的,这个就没有很大的实际意义。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,正确评估我国人力资本存量。
我研究的结果显示,我国现在处于资本原始积累的中后期。我们现在提到的“现代化”,要把什么化成什么,是把封建主义化成资本主义的过程。从哪着手呢?先化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,然后是上层建筑、意识形态。那么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是什么,就是小生产方式。我告诉大家什么是现代化,就是瓦解以个体劳动为基础的小四旧、奠定以雇佣劳动为基础大四旧过程。我们中国经过60多年的,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的形式,都是在原始积累。那么到今天,我们现代化水平达到什么程度。特别是最近20年,工商业打垮了小农经济,瓦解了农民阶级,成功转变了近2.7亿农村剩余劳动力,使他们转变了社会分工,承担了产业工人的职能,给我们创造的 GDP已经超过了50%。就是说我们在座的各位乘以你们的赡养系数(1.9),加上农民工乘以他们的赡养系数(1.4),合在一起,表明共和国70%的劳动人口已经纳入市场经济体制。
说白了,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中国已经三分天下,有其二了。小农经济瓦解到什么程度,不能交税了,说明他们的剩余价值是负的;第二,每年一号文件都在增加含金量,还得打点滴,所以他们成了植物人了。大量的留守老人、留守儿童,南方大片的耕地也不种了,这个就是小农瓦解的现象。那么这样一个五千年小农经济,在当代中国是活化石。一旦一号文件停止给输液,立刻就死亡。
站在现代化的立场上,这是伟大的成就。好多人一到农村,悲天悯人,对我们现在很不满。但大家想想,任何一个国家向现代化迈步的时候,化封建主义为资本主义的过程,它不都搞原始积累吗?发达国家来我们这讲人权,看我们农村这个样子说三道四。想想他们祖宗当年搞原始积累的时候,他们的资本主义大厦是建立在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白骨堆上。不仅掠夺本国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,还利用他们船到过的地方,把那里的封建主义、半封建主义变成殖民地和半殖民地,攫夺了全世界才积累了今天欧洲发达国家的底盘。
所以原始积累就是这个德性,但是我们有共产党,有一个强大的政府,我们原始积累的阵痛要比她们轻得多。想当年英国的原始积累是圈地运动、羊吃人啊,是一把火把农民房子烧了,赶到城里来的;60岁以下的人不准乞讨,都得打工。我们弄一块地还得讨价还价,因为我们和他们走得不是一条路,我们的党出身于农民,我们大多数党员都是农民出身。到现在,我们农村户口的党员还占三分之一。所以诚心诚意地保护农民。
我们一号文件保护农民到现在,使小农经济相当顽固地存在。将近2.7亿农民工虽然承担了产业工人的职能,但是他们后面还拖着一个宅基地和耕地的封建枷锁,身份没有转变,造成今天中国经济社会两张皮。生产方式现代化化已经完成了“倒三秋”了,三分天下有其二了,但社会结构大体上是三五比六五,就是农民工的身份和职能两张皮,中国的经济和社会两张皮。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千万不要高估我们的人力资本,只能是凤毛麟角,几乎达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况。
而我们现在的积累叫资本的原始积累,不是资本的一般积累,后者是剩余价值的资本化。就是劳动力两个部分,第一个部分是必要劳动时间,叫劳动力的价值;第二个是剩余劳动时间,叫剩余价值。剩余价值和劳动力价值的比,叫剩余价值率。剩余价值率超过100%就基本上完成了现代化。但是剥削率和剩余价值率是两个经济范畴。马克思之所以找错了“掘墓人”,主张暴力革命,是因为他把剥削率和剩余价值率混为一谈,把生产范畴和分配范畴混为一谈。给工人的工资是分配范畴,那是劳动力的价格,等于劳动力价值呈上供求比。
比如说我现在是老板,要招工了,工人跟我谈条件,一天给他发五个馒头,这代表一天的吃穿住用行,代表劳动力的价值。他如果给我生产十个馒头,那剩余价值率和剥削率是一致的,都是100%。还是这么多人里,谁要工价低,我要谁,之后定下工资四个馒头。最后劳动力竞争就业岗位的结果,把工资给定下来了,降为三个馒头。劳动力价值是五个馒头,工资是三个馒头;五个馒头可以劳动40年,三个馒头二三十年就用完了。
所以前段时间我们是把农民工当做消费品在耗费,给他们不到一半的工资,还经常拖欠。为什么敢于这么干?因为他们有宅基地,其工资里不包括房租的含量。那么这样一个积累过程叫原始积累,实质上是人口红利的资本化。人口红利来自于劳动力价值的一部分。五个馒头,给人三个馒头,那两个到两个半馒头就被老板拿去了,这样剥削率200%多,剩余价值率没变。资本积累在这个阶段是以人口红利积累为主体的,在这种背景下,老板创造了剩余价值,他得到的一部分是剩余价值,一部分是人口红利。这段人力资本积累是带血的。
现在有些经济学家愁眉苦恼的,说中国人口红利没了。我告诉大家,人口红利没了是全民族工人阶级的希望,如果继续靠人口红利,我国永远是一个原始积累阶段。为什么越南砸了那么多企业,这不是在砸中国,是砸人口红利。我们东莞的港澳台企业把人口红利吃的差不多了,就到那招越南工人。为什么砸的台湾企业多,有110家,因为他们就是吃人口红利,残酷剥削。所以不要把民族情绪推得很高,民族问题背后都是经济问题。你看日本、新加坡的凡是经营模式差的,都砸了。二十多年前天津的摩托罗拉对工人什么态度,工资比外面高一倍,中午食堂一周都不带重样的。欧洲企业文化和工人关系,工人能砸吗?
所以我们看到,在资本原始阶段,不仅中间阶级凤毛麟角,人力资本家也难找。别看有些土豪们都富了,但是他们是人力资本的载体吗?是靠人力资本富的吗?他们是靠官僚买办阶级把地、矿产给他们,他就富了。但他得到大量的还是租和息,包括权力金,这是对国有资产和劳动力的侵犯。
我认为,真正人力资本家的载体是拿到纯利润的人,你拿的不是纯利润,而是毛利润里的租和息,甚至是人的生命。如果按照这个要求,还有真正老板吗?有几个?拿东莞来说,当年兴旺时期,咱们的耐克鞋出厂价5美元,到香港中间商40美元,美国中间商拿80美元交到商场,商场卖出100美元,我们才收5美元的中转费。
我想问问那些老板这20多年富了,是靠纯利润富得吗?
他把这纯利润又三马分肥了,三分之一打点地面了,给贪官污吏了,三分之一给中间商了,还有三分之一给外国销售者了。大家知道国内商品和国外差多少,这20多年来我们颠覆了五千年的商业文化,过去是“物以乡贵,人以乡贱”,我们现在颠覆过来了,是“物以乡贱,人以乡贵”。中国的东西在北京卖一块钱,在美国三五毛就够了;中国人在国外走一圈回来,不是海归就是海待,就是外商了,回来就得拥护。我们完全颠倒了商业文化。老板把纯利润给中间商、贪官污吏、外国销售者之后,基本上就是零。他怎么富的,拿租和息去换。那他老板吗?他是和工人一起分工资的人,顶多是一个工头。真正得老板在后面,是贪官污吏、中间商、外国人。
在这样对比下,做中国的人力资本达到美国的一半,这不是在说梦话吗?美国人力资本在十年前算的是260万亿美元,第一次超过物质资本。我们现在正在形成之中,按理说,在座的各位80%应该属于中间阶级的人力资本,但是你们达到了吗?你问问自己,有没有本事炒老板的鱿鱼,有本事炒老板鱿鱼的人才是有能力把自己价值转化成资本的人,我们有几个?所以我们要是真正算起来,中国人力资本的两个载体都是凤毛麟角。我们这块所谓的人力资本贡献率实际上就是人口红利贡献率。为什么刚刚计算的基础行业贡献率高,因为它人口红利多。那么多劳动力通过残酷剥削、超净剥削而带来的利润自然多,我们要把这个解剖开,不能高估中国的人力资本。不能拿过来啥都用“人力资本”,把我们人力资源的货币表现都成为人力资本,一定要认真地把它解剖。一次成本、二次成本解剖开,要根据真正的纯收入,来推算我们的人力资本。
当然,我们的人力资本也不会太低,我们这么大的人口总量,这么多的高级技术员、职业经理人,只是他们的人力资本没有达到极限,就是说他们不得不给人进贡,在这个背景下,怎么把它算出来。这是我说的第二层意思。
培育帅才——中国人力资本的发展战略
第三层意思,我们要正确制定中国人力资本的发展战略。人力资本不是算出来的,是发展出来的。是我们经济结构、社会结构转型过程中,就是经济提高一个百分点,我们的剥削率降低的过程中,人力资本逐渐形成、逐渐积累。所以我们在制定战略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从发展的角度解决问题。
人力资本占人口大多数,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不是靠改革所能解决的,它是发展的结果。这种发展人的分配关系,跟剩余价值、毛利润的占有关系,随着科学技术的提高、生产社会化的发展,人力资本的载体就越来越多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我们应该对前途充满信心,但是不要把这个起点定得太高。
所以,我们的投入应该从两个方面:一个是教育投入。它是对我们人力资本加工业的投入,而现在的教育投入与企业实践差距很大,大量浪费人力资本的投资。此次教育改革尽管不完善,但也是迈出一大步,把1200个大专院校,分成两半,拿出600个搞技能型教育。我认为这一步是走对了,首先劳动力的价值和人口红利之间的差值是工资,实质上是劳动力萎缩再生产,从萎缩再生产达到简单再生产,然后到扩大再生产。给劳动力扩大再生产的条件,才有劳动力转换成资本的可能。而这一过程,要认识到它不像人吃胖那么容易,得经过几代人的培养,我们的人力资源才能转化成人力资本。一旦达到以劳动力扩大再生产为特征,那么善于经营自己劳动力的人才能把人力转化成资本。这需要一两代人的时间,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急。
我们国家现在两大空想思潮,一个叫空想社会主义,一个叫空想资本主义。尤其看到空想社会主义,说他是左派,他不过是左了两个阶段。就是原始积累之后即剩余价值率超过100%,进入私人资本主义阶段;剥削率降到50%以下,中间阶级占到大多数,进入社会主义阶段。那么中国现在一共有这两个阶段。所谓的右派,其实也是左派,比空想社会主义左了一个阶段,他们想现在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经济状态和意识形态,所谓的价值观。这是空想资本主义。所以这两派都是左派。真正的右派没有说话,只是闷声发财。
这样背景下,在制定人才战略的时候,我认为需要抓三才。我非常支持搞企业人才分会,因为企业人才分会孕育着我们人力资本形成的一切基因、潜能。这里面的三才,一个是帅才,使他成为真正的人力资本家,让他真正拿到本应得到的纯利润。这里必须进行的改革和投入是找到真正的企业主,比如国有企业,就必须脱胎换骨的改造,根本不需要国有企业,只有国有资产,没有国有企业;国有资产只租不投、只贷不投。谁经营谁就是老板,他交完租税息,剩下都是他的。这样才能打造出帅才,成为真正的人力资本载体。
有了帅才,我们不愁专才和将才。我们的管理团队里,帅才真正到位了,他就能正确对待管理团队,能把管理团队和他的关系变成双向雇佣的关系,也就是两种人力资本的载体。我经营人力资本,要带来增加值,超过自身价值的价值。作为帅才,必须要和将才一起分享纯利润,把他的收入和利润挂钩,比如技术股、身份股等。这样就很清楚了。
最后给大家举一个例子。有部电视剧《大染坊》,它反映了中国企业结构变化的内在东西。大染坊里的四个阶级:张家的财主没有离开张家,拿出一笔钱来给陈小六让他去青岛办染厂,如果挣出100块的话,我拿四,你拿六。然后陈小六到青岛把劳动力、设备转化成资本以后,形成企业了,自己到车间管水温、配方,他也创造价值。这三个阶级出来了,工人是无产阶级,财主是物质资本家阶级,陈小六是人力资本家。
搬到济南之后企业办大了,小六一个顾不过来了,他把职能资本的职能分给高级经理人、高级工程师、高级会计,这个时候中间阶级产生了。不能按产业工人那样给他们发工资,得给他们新的,需要和年薪挂钩了,等于身份股、技术股了。特别是天健的分店开张,一旦这些经理人的收入超过他们自己劳动的价值,把剩余价值拿回来,那他就是中间阶级。这些中间阶级一不留神也可以变成真正资本家。
这四个阶级找到了。那么我们现在中国缺的是谁,就是人力资本家阶级。但是随着中国历史的发展,这个阶级肯定要登堂入室。目前他们处于原始积累阶段,相当于欧洲第三等级的那部分人,服务于权力资本,自己抬不起头来。所以我们要打造这一类人。
据此,我们将杂志分成两块,一个是理论版,一个实践版。我给实践版的任务就是干这件事,要包装帅才、将才、专才,每一期要盯住这个,打造我们真正的帅才。帮他们算账,在这个基础上算他的纯利润增加多少。所以我现在苦于资本主义不发达,需要一个人力资本家充当民族革命的任务;我们中间阶级更少,等他变成真正的资产阶级了,中间阶级才能逐渐成长,这个道路很长,所以在计算的时候不得不拍脑袋,我们这个东西是开放性的,但不是很完善,希望大家看了以后根据企业情况进一步提出意见。因为我们现在能拿到的就是上市企业的年报,别的都没有。
我说的这三个方面只是从理论层次上的研究,在操作层次还有很多困难,仅供大家参考。谢谢大家!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